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雨宫一彦的性福生活】(新版)(12)【作者:北斗星司】
【雨宫一彦的性福生活】(新版)(12)【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2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2章、美女探员南空直美

  「这两个女人,真是脸皮薄啊……」此时,开往东京的公路上,一彦开着86回东京去。

  昨晚,把佐藤真子和藤枝沙雪这两个美女的处女身给搞了,三个人糊里糊涂做了一晚上之后,两个女人都是处女破身,经不起自己折腾,很快就全无战力,三个人搂在一起睡了一觉,结果第二天一大早,一彦就不得不离开了,这两个女人看起来不是很欢迎自己,说什么赌约已经完成了,家里已经不欢迎他了,一彦有些郁闷,但还是只能够离开了。

  只不过,一彦心里可是不会放过这两个女人,而被自己玩儿过的女人,别的男人是没法碰的,而这两个女人,只要过段日子,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念自己的大鸡巴了,到时候会主动来找自己的,嘿嘿嘿……

  「妈的……这两个大奶子大屁股的美女,等将来一起弄到床上,狠狠地玩儿啊……」一彦心里这么想着,而同时,他又想起了茂木夏树那个美女,这个妞现在群马县那边,也已经得到了自己的资金支持,将来一彦也许诺了,等她考上大学以后,就让她来东京,自己为她安排最好的学校、房子等等。

  很快的,车开回了东京,而这辆车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一彦随便找了个人来给开走了,然后自己在东京的市区散步。

  「哎呀!抢劫啊!」就在一彦正散步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女性的尖叫,一彦愣了一下,登时看见,前面有一个中年女人正在尖叫,而一个瘦小的贼人正拿着一个包在奔跑,速度很快,看起来,是光天化日下的抢劫。

  只不过一彦可没有什么见义勇为的心思,毕竟那个女人也只是一个一般的妇女,不是美女,一彦才懒得管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男人闪电似地挡在了那个抢包的贼人的面前,那个贼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被那个人闪电似的一拳打中,惨叫一声,就瘫软在了地上,那个人闪电似地出手将那人制服住,说道:「你别想跑了!」
  这一下,四周的人立刻都聚拢了过来,有人称赞这个人见义勇为,有人赶紧打电话报警。

  一彦此时也冲着一股看热闹的心态,走上前去,只见那个人约莫三十岁左右,长的倒也算英俊,而且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一彦却看出来了,这个人看起来是练过一些功夫的,起码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

  「雷,你动作还挺快的啊……」那个男人制服了那个贼人,这个时候,一个长发黑衣的女子,缓缓走了过来,走到了那个男人身边。

  这个女人约莫二十六七岁年纪,一头乌黑长发,身材高挑,苗条秀雅,脸蛋是娇嫩的鹅蛋脸,五官非常漂亮,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年轻女子,并且她的气质也是颇为高雅脱俗,令一彦一见之下,就不由自主的,起了一阵涟漪之心……
  「这个女人长得不错啊……」一彦此时站在人群中,没有人注意到他,但是他却色迷迷地看着那个美女,眼中满满的都是色欲,这女人长的真是不错,虽然一彦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可是想要跟这个美女来一发的想法,已经便驻扎在自己的心中了。

  「让我来看看,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一彦想到这里,立刻将自己的眼睛切换成了死神之眼的状态,通过对方的长相,就可以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是什么。
  「南空直美?!」看到这个名字之后,一彦只觉得出奇的眼熟,他又看了一下那个男人的名字,是雷依。潘帕!

  「果然是这对夫妻!」一彦立刻就明白了,这对夫妻就是死亡笔记里的那对倒霉的FBI 夫妻,也就是被夜神月干掉的那一对。

  一彦在这个世界也有一段时间了,他知道,警视厅的刑事局长就是叫夜神总一郎,也就是夜神月的父亲,而按照死亡笔记的剧情,应该是在2003年的年底,死神琉克才会把死亡笔记扔在人间,而现在还没有人能知道死亡笔记会带来的麻烦呢,而这对可怜的鸳鸯,也不知道自己夫妻的末日快到了。

  只不过,现在一彦在这里的话,又怎么能够允许那样的悲剧发生呢?他是非要把南空直美给弄到手才行!

  现在一彦可不管这个贼人会怎么样了,反正落到这两口子手上,是肯定要被送去警察局的,这就不用管了……

  一彦走到了一边,从自己的怀里取出手机,就给三菱财团那边打电话,要从他们的口中,知道南空直美的资料……

  ……

  三菱财团在美国的权力也是非常巨大的,要查到南空直美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容易,不到两个小时,南空直美的情况就通过传真,传送到了一彦和自己的母亲和阿姨的家里。

  「一彦,吃水果了……」此时,母亲美纱子做好了水果沙拉,还有冰镇饮料的送到了一彦的面前。

  「嗯,妈妈,谢谢了,你先下去吧,今晚上我会好好满足你的……」一彦淫笑着捏了一把母亲的臀部笑道。

  「嗯,一彦,谢谢你……」美纱子感激地扭了扭身子,嗔道。

  一彦一边吃水果沙拉,一边看着资料,南空直美和雷其实都是有美国国籍的日裔美国人,只不过南空直美和雷最近要结婚了,所以才回到日本准备结婚,并且也得到了一段时期的休假……

  「嘿嘿嘿,资料上,写着这个雷可是FBI 里十分忠心的啊……很尽职的FBI ,
而南空直美和雷的感情可以说是非常的深厚的……既然是这样的话……」一彦此时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他已经想到了,该怎么对付这对夫妻了。

  雷这个家伙反正都会被夜神月杀死,一彦弄死他也没啥,至于南空直美,一彦自然要成功笑纳了……

  于是一彦又给三菱那边打电话,让他们在帮自己办一件事儿,嘿嘿嘿……
  ……

  第二天上午,在雷和南空直美的家里面,雷才刚起床,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啊?詹姆斯长官?」此时,雷接到了电话之后,立刻神色一变,那边传来了一个让他觉得很惊讶的声音,因为那个声音,是FBI 的一个高级的长官,
詹姆斯,最近一直在日本执行秘密任务,和雷也算是认识的。

  「是雷依吗?」詹姆斯在电话那边平淡地说道,「我想和你见个面,可以吗?」
  「有任务吗?」雷愣了一下,詹姆斯长官如今是在日本执行秘密任务,忽然想要和自己这个正在休假的FBI 成员见面,看起来似乎是有任务的啊……
  「说实话,是的,总之,你马上来见我吧,我就在你家楼下的咖啡厅等你……你一个人来吧……」詹姆斯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雷是个忠诚的FBI 探员,因此现在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是詹姆斯长官吗?」此时的南空直美也听到了雷和詹姆斯的对话,虽然她只是听到了雷称呼詹姆斯长官,但是她也知道了,必然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雷此时拿起外套就要穿上,说道:「詹姆斯长官要见我,我现在马上就要过去……」

  「哦,那你去早去早回……」南空直美也没多想,只是嘱咐自己的未婚夫,早去早回了。

  当下,雷穿上了外套,走出了屋子,很快来到了楼下的那家咖啡店,在那里,呆着眼镜,长得像日本著名的牛仔富翁兰迪。霍克的詹姆斯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你好,詹姆斯长官……」此时,雷坐在了詹姆斯的面前。

  「你就是雷依。潘伯吧?你好,我是詹姆斯。布莱克!」詹姆斯客气地说道,「要喝点什么吗?」

  「来杯纯咖啡就行了!」雷说道。

  詹姆斯吩咐下去之后,雷问道:「詹姆斯长官,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詹姆斯的面前此时已经放了一杯咖啡了,他拿起来喝了一口,说道:「雷,你的情况我是知道的,你是FBI 里,和赤井秀一一样的日裔探员,你该知道,目前我在日本执行一项秘密任务,在对付一个巨大的犯罪组织,而现在,我们需要一名新的探员,打入到这个组织当中去执行任务……」

  说到这里,詹姆斯没有在说什么了,可是雷却是明白了:「您的意思是,您希望我去?」

  「这个任务很危险……」詹姆斯答非所问,平淡地说道,「我知道你马上要结婚了,也是有家的人,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理解,今天的谈话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在找别人,也没关系……」这话其实就是说,希望雷去。

  「不,我愿意去!」雷是一个很忠诚的FBI 的探员,绝对不是贪生怕死的人物,一旦有任务吗,他一定会接下的

  「你考虑清楚,你马上要结婚了,这一去很危险,回不来的几率是很大的……」詹姆斯说道。

  「我知道,我以前执行的任务都是很危险的,但我从未拒绝过,我的妻子,也是FBI 的探员,我相信他会支持我的,这毕竟是我们的职责和工作啊……」雷坚定地说道,「我希望长官可以把这个任务交给我!」

  看到雷露出这样坚定的神色,詹姆斯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怜悯之情……

  雷已经离开了,詹姆斯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允许他去执行这个任务,并且让他回去跟自己的未婚妻商量一下,还可以改变主意的,雷却表示,服从组织的一切决定,绝对不会改变的。

  但是,在詹姆斯看来,雷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身为FBI 的高层,在日本对付某个跨国犯罪组织的高级指挥官,他知道今天来这里见雷,是要执行一位大人物的计划,他知道计划的一切细节,而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要把雷送上一条不归的死路!

  詹姆斯能坐到这个位置,当然不会是工藤新一那种只知道坚持什么法律正义的年轻傻逼,他明白,在美国,法律、民主的包装下是血腥、独裁,每个大官、资本家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各种各样的丑恶之事,他的仕途走到今天,什么打击犯罪,惩恶扬善,说说还行,但是他要做的事情,却是必须要谋取自己的利益,而要谋取自己的利益,就必须要满足大人物的利益。

  而这次能够完成这个任务的话,他能得到的利益,那自然是不少的,所以,他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地,就把雷给出卖了……

  ……

  「要去执行任务吗?」此时,在家里,南空直美听到了雷说的话,露出了黯然的神色,她很难过,好不容易和未婚夫,来一次休假结婚,可是现在……
  「我希望你支持我,我必须为了正义而战,那个组织祸国殃民,我不将他除掉的话,那是不行的……为了国家、人民,我必须要去!希望你支持我!」此时的雷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他对于执行任务,没有任何恐惧,唯一担心的,是对不起自己的未婚妻

  南空直美很伤心,可是她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她自己就是一名FBI 的探员,
所以她并不会阻拦自己的未婚夫去做她想做的事情。

  「我等你回来!」南空直美淡淡一笑,握住了自己未婚夫的手掌,柔声道。
  「直美,你真好……」看到未婚妻如此理解自己,雷心里十分欣慰,他觉得自己真的找到了一个好妻子啊……

  ……

  两个小时以后,为雷准备好了一切的南空直美,把未婚夫送走之后,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流下了难受的眼泪。

  未婚夫以前也曾经执行过很多次任务,卧底也是干过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南空直美,却感觉到一阵很不好的预感,仿佛……仿佛自己的未婚夫,这一次会有很大的危险一样,这让南空直美很是难过……

  ……

  第二天下午,南空直美一个人在家里面看着一本杂志解闷的时候,忽然,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詹姆斯长官打来的。

  而詹姆斯长官,则是给南空直美,带来了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南空直美小姐,雷……殉职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南空直美已经彻底傻了……

  ……

  此时,在FBI 的日本总部里面,已经近乎绝望的南空直美,看到了雷的尸体。

  自己的未婚夫,此时脸上还带着惊恐之色,一双眼睛瞪的老大,眉心中枪,看起来是一枪毙命,南空直美整个人仿佛要绝望了一样,自己最爱的男人,已经永远离开他了,这……这简直……

  「怎么死的……雷是怎么死的……」此时,南空直美浑身发抖,眼泪不住流淌,可是她却没有太过于激动,因为南空直美本身是一个很理智的女人,她不能像一般女人一样,露出那种丑陋的绝望伤心之色,她想要知道真相……

  此时,一旁的詹姆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对不起,直美,对方实在是太狡猾了,因为雷不是女人,所以打入他们的内部,我们布置起来非常的麻烦,所以……雷没有通过他们的试探,被那个组织给杀害了……是我害了他啊……」
  「……」听到了这些以后,南空直美身子发抖,整个人似乎都要垮了一样。
  「詹姆斯长官,你说……你说雷不是女人,所以打入那个组织很麻烦,是什么意思?!」南空直美此时忽然问道。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詹姆斯听到南空直美这么说,立刻这么回答她。

  「不!」南空直美一把拉住詹姆斯,她现在因为自己的未婚夫的死,已经是非常难受了,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为自己的未婚夫报仇,就像在死亡笔记的原著里面一样,「詹姆斯长官,求求你告诉,你到底刚才要说什么,什么女人的事情,你跟我说说吧……」

  「唉……」眼见南空直美这么坚决,詹姆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个年轻人,也太痴心了……好吧,我告诉你,其实,我们侦查到,那个巨大的组织,有一个十分厉害的高层,这个高层知道很多机密,如果能够卧底到他的身边,必然可以有机会知道我们想要知道的情报,但是这个人平日里并不信任任何新人,所以基本上要卧底到他身边很困难,但是我们……我们知道,这个人很是……很是好色,他经常会去一家夜总会,在那里挑选一些美女带回家淫辱之后,收为情妇,而那个夜总会的妈妈桑也刚好是我们FBI 的一个日本的线人,所以如果有美女侦查员的话,就可以做到在他身边安插钉子,可惜……我们出于尊重我们FBI的女性,所以……所以不能让女探员羊入虎口,所以,我们只能采用从基层渗透的方式,让雷打进去,结果,还是没法得到敌人的信任……」

  听到詹姆斯长官这么说,此时此刻的南空直美脸色煞白,身躯正在不断地发抖。

  詹姆斯长官看了她一眼,说道:「好了,别管这些了,直美,现在雷殉职,可是我们暂时还不能公开他的死讯,这里面有些特殊的原因,不便跟你说,所以他的尸体需要暂时储存一下,过些日子才能下葬,你也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我给你申请更长时间的假期,你好好休息……」

  「詹姆斯长官!」这个时候的南空直美,咬了咬牙之后,忽然开口说道,「我申请,让我作为那样的女人,打入到犯罪组织卧底,希望组织批准!」
  「什么?!」詹姆斯听到了南空直美的话,立刻惊呆了,接着立刻大叫道,「你别开玩笑,你疯了吧?你知道不知道,去卧底,你会面临什么样的事情!你可是雷的妻子啊……」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啊……」南空直美的眼睛里流出了痛苦的泪水,她哽咽着说道,「可是,我不能让雷白白的牺牲,我必须为他报仇……虽然我知道前方的路很难走,可是我一定要去,我必须做点什么啊!求求你了,长官,你帮我搭搭线,我一定要去!」

  「可是……」詹姆斯长官还想说什么,可是此时的南空直美,忽然一下子跪在了詹姆斯长官的面前,哽咽道,「求求你,长官,你让我去吧!」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啊!」詹姆斯长官看到南空直美居然给自己跪下来了,他大吃一惊,赶忙把南空直美给扶起来,说道,「你不要这样啊,直美……」
  「长官,你答应我,我就起来,我要给雷报仇,求求你了,帮帮我……」南空直美痛苦地哀求道。

  「……」詹姆斯长官沉默了片刻之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你起来吧,我答应你就是了……」说到这里的时候,詹姆斯的心里其实也有些不好受,说实话,他知道雷是怎么死的,也知道自己今天其实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他出卖了一个纯洁的女人,可是没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坐到自己这个位置,很多事情还是「宁教我负天下热门,不教天下人负我」才好!
  ……

  此时,在自己的别墅里面,雨宫一彦已经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知道,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这一切很显然,都是一彦为了得到南空直美的计划,雷那个傻逼,在一开始执行任务的时候,就被自己的人给抓了杀了,杀他之前,自己的手下还把自己这么做,就是要淫他妻子的事情告诉了他,詹姆斯的出卖也一起说了,让他含恨而终。

  其实,一彦也不知道南空直美在知道自己的未婚夫任务失败被杀之后,会不会愿意自己卧底,但是就算她不这么做,也没关系,一彦可以用很多种办法得到南空直美。

  但是现在,得到了电话之后,一彦知道南空直美已经上钩了,嘿嘿嘿,这就爽了啊……

  ……

  日本一家高级的酒店内,此时,南空直美在这里见到了一位浓妆抹艳,五十来岁的中年大妈,那个中年大妈打量了一下南空直美,点了点头,微笑道:「不错,的确是个大美人儿,那位一定会喜欢你的……」

  「一切就要你多多关照了……」此时的南空直美的脸上一阵红晕,心里面其实非常难受,自己的未婚夫尸骨未寒,自己居然要和别的男人干那种事情,这实在是……可是南空直美也是没有办法啊……

  「可是,我得提醒你一句……」那个妈妈桑说道,「你很符合那位的审美标准,你去的话,一定会得宠的,但是我还是要警告你,一旦走上这条路之后,就没有后路了,你想清楚了再说,现在我还没打电话,如果你后悔了,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一旦我这个电话打了,就没有任何的转圜余地了,你只能一路走到黑,所以你在好好考虑下吧……」

  「……」此时的南空直美听到妈妈桑的这句话,沉默了片刻,却是摇头说道,「我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就绝对不会反悔的,你打电话吧……」

  「好吧,我知道了……」妈妈桑叹了口气,然后拿起了电话,给那边打了过去。

  ……

  此时,身穿黑皮衣和黑裤子,将高挑丰满的肉体裹的一丝不露的南空直美,浑身发抖地坐在床边,那个妈妈桑告诉自己,很快的,那位先生就要过来了,一定要南空直美服侍好,才能成功卧底。

  「对不起,雷,你不要怪我,我这都是为了给你报仇啊……」南空直美现在很想哭,可是她知道,现在可不是哭泣的时候啊……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忽然一下子打开了,南空直美一惊,接着立刻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英俊男子一下子走了进来。

  「这个人……」南空直美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年级看起来也是不大的,估计只有大概十七八岁,非常年轻,这让南空直美很是吃惊,她还以为对方的年机会很大呢……

  这个人,当然就是雨宫一彦了。

  他一走进来,立刻就看到漂亮的南空直美穿着黑色皮衣皮裤,和死亡笔记电影里的打扮一模一样,不禁露出了笑意,说道:「你就是阿美吧?不错啊,果然很漂亮啊……」

  南空直美知道自己跟在一彦身边,就是化名阿美,而怎么侍奉这个男人,那个妈妈桑已经简单跟自己说过了,而现在她不能让这个男人看出自己的破绽,于是赶忙笑语嫣然地站起身来,鞠躬道:「先生你好,我是阿美,今天来这里服侍你……」

  「哈哈哈……好好好……」一彦此时哈哈大笑,走到了南空直美面前,伸手就摸到了南空直美裤子包裹的大屁股上,同时另一只手伸到南空直美的胸部上,前后抚摸,只觉屁股肥大,胸部丰满,摸起来很是爽,一彦大笑道:「不错啊,这奶子不错,屁股也翘,很不错啊!」

  那只有自己未婚夫才摸过的胸部和臀部,此时居然被这个害死自己未婚夫的组织的大人物给摸着,揉着,南空直美的心里,自然是非常的屈辱,可是面子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反而要表现的十分顺从。

  「嗯……啊……先生您喜欢就好……嗯……」南空直美此时只能别扭地扭动着身子,半推半就着一彦的抚摸,嘴里还要应承他,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做吧……」一彦此时放开了南空直美,微笑着坐在了床上,笑道,「脱衣服吧,都脱光!」

  听到这个男人让自己脱衣服,南空直美心里立刻感到难以想象的羞耻,可是她知道,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了,自己没有其他选择。

  「对不起,雷,我对不起你,但为了给你报仇,我没办法……」南空直美心里只能这么跟自己说,而面子上,却还要微笑道:「知道了,先生……」

  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南空直美,轻轻伸手,就把自己的上衣皮衣的拉链给解开了,因为她已经不是处女了,所以其实在男人面前脱衣服,也不显得多羞耻。

  一彦淫笑着盯着眼前的美女,皮衣拉链拉开之后,南空直美雪白的上身就暴露出来,这个女人虽然是日本女人,可是身高却很高,几乎不亚于佐藤真子,也是一米七的高个,皮衣解开之后,鼓鼓的少妇丰满的乳房,在白色的文胸的半遮半掩下,勾勒出迷人的雪白深沟,立刻让一彦看的热血沸腾。

  「不错啊,你的身材,奶子不小……」一彦下意识地说道。

  「先生喜欢就好……」此时的南空直美只能够违心地说着,脱下皮衣之后,她犹豫了一刹那,终究还是把自己的黑色长裤给脱了下来,雪白修长的大腿,套着白色三角裤的私密部位,挺巧的少妇大白屁股,立刻彻底暴露了。

  脱的只剩下内衣三点式之后,南空直美心里害臊,不敢再脱。

  「你还在等什么,还不把你的乳罩和内裤给脱了啊?」一彦看到南空直美不再脱了,嘿嘿一笑,好心地提醒了她一下。

  「是……」南空直美为了给丈夫报仇,已经有了要豁出一切的觉悟,于是顺从地把乳罩和内裤,给脱下来,立刻,这个女人已经全身赤裸,丰满的乳房,乌黑阴毛的牝户,雪白的丰臀,无不都暴露在一彦的面前。

  「嘿嘿……」一彦淫笑着看了看南空直美的身体,然后站起身来,伸手快速地脱去了自己的衣服,转眼间,就脱的就剩下一条内裤。

  南空直美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未婚夫以外的男人的身体,一时之间俏脸羞的通红,尤其是盯着男人内裤上撑起的大帐篷,更是让这个裸女十分的害臊。

  「过来,帮我把内裤脱掉……」一彦就这样淫笑着站在南空直美的面前,嘿嘿笑道。

  听到这个男人居然让自己帮他脱内裤,南空直美心里又羞又气,可是她也没办法,只能说道:「好的,先生……」

  然后,南空直美赤裸着身子,走到了一彦的面前,一彦的手掌立刻按在了南空直美丰满的少妇乳房上,用力地搓揉着,这让南空直美只觉身子一颤,一股难以想象的酥麻感一下子延绵了自己的肉体,让她忍不住「啊」地一声呻吟出来。
  虽然她心里羞耻于被一彦这个色狼摸她本应该只能被自己丈夫摸的部位,可是她没法阻拦,但她现在不想被一彦摸,于是只能顺势翘着大屁股,跪在地上,帮助一彦把内裤脱了下来。

  登时,一根粗大无比,犹如铁棍一般的巨物,就这样展现在了南空直美的面前。

  「这么……这么大?」南空直美这辈子只有过雷一个男人,但是日本人的鸡巴普遍都是不大,雷受过专业的训练,勃起来的时候也只有十五厘米,可是一彦这一根二十厘米长,而且很粗很硬的鸡巴,却又是自己的男人所不能比的,一时之间,南空直美都看傻了。

  此时内裤脱了,一彦嘿嘿笑着挺了挺自己的阳物,笑道,「来吧,阿美,用你的嘴,给我口交,懂吗?!」

  「口……口交?!」听到一彦,居然让自己给他口交,这让南空直美呆了,要知道,她就是对自己的未婚夫雷,和他做爱的时候,也没有给他口交过,如今怎么可以……

  「怎么?你听不懂日文吗?」一彦看到南空直美没有动作,冷笑了一声,说道,「还不动嘴?」

  「王八蛋,你不得好死……」南空直美此时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在心里诅咒着一彦,然后伸出颤抖的玉手,抓住那根肉棒,低声道:「先生,遵命……」然后张口就含住了一彦的肉棒的龟头,然后使劲儿张开嘴,慢慢地把那根大鸡巴给含住,勉强地往里吞。

  一彦的肉棒腥味儿很重,南空直美是第一次给男人口交,这样吃着男人的鸡巴,只觉得厌恶欲呕,可是她却只能强忍着恶心,给一彦吞咽鸡巴。

  南空直美虽然是第一次给男人口交,可是常年在美国那种性开放的国家,南空直美当然也知道口交是怎么回事儿,所以虽然是第一次,可是当勉强张开小嘴,把这根巨大的肉棒吃下去的时候,南空直美还是可以开始轻轻展开吮弄口技。
  一彦的肉棒很粗大,南空直美吃起来其实有些困难,而且技巧也不是很熟练,可是站着享受南空直美口交的一彦,却觉得无比爽快,尤其是想起这个女人是美国的FBI 探员,并且还是一个未亡人,在看着眼前白皙的玉体,挺翘的屁股和大乳房,一彦更是无比激动,太刺激了。

  妈的,那个雷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为美国政府出生入死,如今却被政府给出卖了,落的一个自己被杀,老婆被辱的下场,真他妈的是悲剧,估计如果他现在还活着,看到自己的老婆给别的男人这么卑贱的口交,会当场再度气死的吧,嘿嘿嘿……

  「躺到床上去,我要干你了……」南空直美的口交技术真的不怎么样,很难让一彦出精,于是一彦决定要干这个女人了。

  南空直美吐出了一彦的鸡巴,低声道:「先生,我知道了……」心里却是十分的黯然,知道这一刻终于来了,自己的身体要被未婚夫以外的男人占据了……
  她顺从地躺在了床上,一彦看到面前雪白的肉体,嘿嘿一笑,立刻扑上了床,直接就和南空直美来了法式热吻,狂热缠绵,手掌沿着南空直美的丰满肉体到处乱摸,想起这个未亡人的刺激身份,一彦心里别提多爽了。

  南空直美此时还是第一次遇到一彦这样在床上如此厉害的老司机,要知道雷这个人比较老实,在床上只会那种平庸的姿势,南空直美和他做爱其实是很平淡的,但是现在,被一彦熟练地来个法式热吻,虽然她不愿意,可是和男人接吻,却只能顺从,不到片刻,她竟然在一彦的挑逗下,感觉到了从来没被未婚夫弄出来的奇特快感。

  「你有感觉,你看看,你的身体在发抖……」一彦的调情手法很是厉害,不会有哪个女人可以抵挡得了,南空直美不过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又怎么抵挡得了。

  南空直美此时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十分不争气地被一彦挑逗起了快感,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内心只能责怪自己叠身子不争气,当下听一彦这么说,她只能低声道:「嗯……那是因为先生你厉害……」

  「哈哈哈……既然是我厉害的话,那你想不想我干你啊?」一彦听到南空直美这么说,立刻就得寸进尺。

  南空直美知道这个男人渴望折辱自己,要自己亲口求他,她没有反抗,所以只能嗔道:「我想……我想要你干我,先生,你干我吧……」说到这里的时候,南空直美心里自然是更为羞耻、难受和愧疚。

  「好,那我就满足你了……嘿嘿嘿……」一彦这个时候在也没有犹豫了,立刻毫不犹豫地调整好了姿势,将已经欲火十足的肉棒,对准南空直美的小穴,狠狠地冲了进去。

  「对不起……雷……我的身体被别的男人占有了……」当感受到自己的小穴,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插入进来的时候,无比坚硬充实的感觉,变成了强烈的刺激,南空直美第一次被这么大的肉棒插,也第一次感受到从未在自己丈夫身上感受到的快感,但是她心里却很痛苦,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清白了。

  「真紧……你真好啊……阿美……」一彦终于得到了南空直美的身体了,这个少妇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南空直美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了,可是一彦却感觉她的小穴并不松弛,估计是和雷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又没生过孩子的缘故吧。

  就这样,这个未亡人,美丽少妇南空直美,就这样在床上被一彦压着蹂躏起来,一彦非常喜欢这样的日本少妇,尤其是南空直美貌美如花,奶大臀肥,一彦兴奋地开始抽插着,干她,给死去的那个死鬼雷依。潘伯戴尽绿帽……

  本来南空直美是被迫陪一彦上床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报仇,可是南空直美怎么也想不到,一彦的鸡巴居然这么大,和他做爱,居然能在段时间带来这么强大的快感,那根坚硬的巨物在自己的小穴里以很强大的力道冲击,一股股快感从自己的下身不断传上肉体。

  她还是一个青春年少,不过二十五六岁的花信少妇,平日里因为工作的原因,和雷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可是她年轻的身体其实却难以掩盖女人的生理需求,如今在一彦的大鸡巴下,她那饥渴的生理欲望,竟然慢慢爆发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南空直美在一彦插进来之后就开始叫床了,但是本来一开始,南空直美只是为了能够应付一彦,让他开心,以达成自己卧底的目的,可是谁知道,很快,她就被一彦操的肉体欢愉,虽然她内心是很痛恨一彦的,可是她的身体却是很老实的,她不想在一彦面前露出自己真正淫荡的一面,可是她无法控制自己啊!

  「哈哈哈……你叫的真是淫荡啊……你这个小骚货……我干的你很爽吧……哈哈哈……」一彦知道南空直美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他一定要把南空直美给干的真正露出最淫荡的一面,于是他展开了自己的所有风流手段,一定要把这个小美人儿干的欲仙欲死。

  听到一彦这么用言语侮辱自己,南空直美心里不开心,很难受,可是她的身体,却已经享受到了无比强大的快感,她不由自主地配合着一彦,无助地呻吟,慢慢地两个人越做越投入了。

  两个人男上女下这么干了二十多分钟,南空直美还是第一次和男人做爱这么长时间,以前和雷做爱可没这么长过,可是正因为这么长时间的做爱,却让这个少妇很是爽快。

  忽然,一彦停止了动作,一把将鸡巴抽出来。

  「你……你别停下啊……」此时正被一彦搞的爽的南空直美,忽然感觉到身子的充实感消失,立刻难受的要死,不禁下意识地喊出了这句话,刚一说完,南空直美就吓了一跳,心想,自己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啊?

  「你这个大屁股淫妇,现在到我身上来,来个女上男下!」一彦却是直接躺在了床上,抚摸着南空直美的大白屁股笑道。

  「女上男下……」听到一彦居然让自己这样和他做爱,南空直美当然也不愿意,她和雷都没那样干过……

  可是很明显,她没有选择,而且她的肉体现在也正在如饥似渴的时候,于是她还是顺从地,扭着屁股,骑在了一彦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南空直美就这样来了个观音坐莲,翘着大白屁股,骑在一彦的身上,她的肉体很饥渴,很想享受一彦的大鸡巴,所以她此时十分淫荡地蠕动着,一张俏脸上已经露出了十分陶醉的神色,如今她在极乐的快感下,似乎已经暂时忘记了自己的未婚夫……

  本来一开始,南空直美扭动屁股的频率还不是很强,可是随着肉体上的快感不住加强,她也无法控制自己,只想被大鸡巴操的更舒服,所以下意识地越动越快……

  她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这样地翘臀扭动中,上下摇晃,一彦兴奋地看着眼前的大奶子的跳动,心里欢喜,而这样被南空直美服侍,一彦更是十分爽快。

  「妈的……你的奶子真大,真挺,我好喜欢摸啊……」一彦淫笑着看着眼前淫荡地坐莲的南空直美,捏揉着她的大乳房哈哈大笑,然后他又用手扶住南空直美的腰部,伸手狠狠地在南空直美的大白屁股上狠狠拍打,发出「啪啪啪啪」地响动声……

  被一彦摸奶,打屁股,自己像是一条淫荡的母狗一样主动伺候这个男人,这些事情都是很羞耻的,可是,现在的南空直美,却仿佛已经算是认命了和习惯了一样,越动越大力,越叫越淫荡,或许因为丈夫的死,她心里十分郁闷,难过,如今这样的激烈性爱,也可以让她减减压吧……

  就这样,这个可怜的未亡人,就在自己的未婚夫还没死超过两天、尸骨未寒的情况下,在这里和杀死她丈夫的凶手激情做爱,欲仙欲死了……
   1.jpg (32.13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